藝術與建築

瑞士藝術的影響

持久視覺文化的形成

儘管瑞士藝術的本質具有細緻的極簡主義風格,以及令人難以抗拒的低調態度,它在今天的世界仍持續發揮影響力。從大膽且打破傳統的概念性藝術,到無與倫比的圖形化設計,從在表演藝術中開拓新視野,到完美和精確的極簡主義,20世紀和21世紀藝術中許多最具創意的潮流皆可追溯自瑞士以及來自這個高山國家的典範和文化。

這樣的成果是許多原因造就而成。面對動盪和逆境,瑞士堅守自由、無畏的真實和中立的傳統,並引以為豪。這種民族價值觀始終使該國成為各種背景和藝術流派的藝術家所匯集之地,並建立了一個樞紐,造就了納比派、表現主義、達達主義和 Fluxus 藝術等多種藝術運動的興起。瑞士的中心位置使藝術家可以擴展到歐洲甚至更廣闊的世界,向外輸出具前瞻性的想法和生活風潮。透過這種方式,他們描繪並形塑了當代藝術在今日被理解、探索和創造的方式。

獨特的方法,卓越的成果

瑞士阿爾卑斯山有著壯麗的景色、翠綠的山谷和永恆的冰川,向來為追求美麗的人們提供了許多靈感。因此,瑞士孕育出了無數受到雪山和綠意等自然景觀所啟發的藝術家,也就不足為奇了。納比派畫家暨版畫家 Félix Vallotton 一生都在其畫作中重現瑞士大自然的色彩,諸如創作於 1895 年的 Clair de Lune 等作品,將寧靜的湖水封裝在作品中,暗示了即將到來的極簡主義。冬季時的幽暗山谷、瑞士大自然的陰暗面及其豐富的冰雪帶給人類內心的反思,也透過瑞士 20 世紀初期的畫家們的作品,呈現了它的存在。Albero Giacometti 充斥憂傷的形象雕塑通常瘦弱且充滿孤獨感,他聲稱是在他位於高山中的住宅以及漫長的冬天裡找到了靈感。相反地,當代攝影師 Pipilotti Rist 的作品中呈現的綠色、藍色、紫色和粉紅色等虛幻和夢境般的色彩,呈現出一種與瑞士田園生活截然相反但又獨特的觀念。這兩種呈現手法都不可能在其他任何地方出現。

儘管大自然在創造瑞士藝術景觀的過程中始終發揮著極為重要的作用,但也許由於瑞士也致力於投注在此方面,這個國家對於藝術領域最為持久的貢獻因此浮現。1916 年是歐洲、乃至全球前所未有的動盪時期,瑞士的中立原則使該國成為藝術家和自由思想者的新家園。本地藝術圈裡初來乍到的藝術家,在這片自由的國土下很快地融入了瑞士本土的創意圈,如 Meret Oppenheim、Sophie Taeuber 和 Alice Bailly 等人。這些的交會催化了伏爾泰酒館(Cabaret Voltaire)的誕生,這也是後來達達主義的起源之地。達達主義者藉由意識流詩歌、現場表演作品以及現成物,透過荒誕主義的媒介表達了尖銳的社會批評,並且經常挑戰和嘲弄藝術作品。他們的手法,他們猛烈的獨立性以及探索人類心理,衝突的超現實性以及藝術與非藝術的界限,不僅經受了時間的考驗,並且為熱衷於擴大創意的新一代本土和外國瑞士藝術家奠定了基礎。

Cloud at Romanel,1900年,Félix Vallotton.
超越疆界與突破界限的瑞士藝術
Fire at Evening (Feuer Abends),1929年,Paul Klee。Mr. and Mrs. Joachim Jean Aberbach Fund. © 2020 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 Scala, 佛羅倫斯。

從高山到世界其他地區,瑞士創作的獨創性和探索精神滲透到人們所能想像到 20 世紀藝術界的幾乎每一層面,並且直到今天仍在塑造著無數的藝術運動和藝術作品。當然,這種非凡的國際地位始於德國的 Weimar,在包浩斯任教的 Paul Klee、Le Corbusier 和他的堂兄兼導生 Pierre Jeanneret 等人,以大膽的線條、原色和激發人心的新形式重現了現代主義。Klee 以其獨特的個人風格和對色彩理論的探索而著稱,同樣對超現實主義者產生了影響,其中最著名的是 Max Ernst 和 André Breton、立體派畫家 Joan Miró,以及俄羅斯表現主義和包浩斯的忠實追隨者 Wassily Kandinsky。至於 Jeanneret 的表親們,他們透過對城市規劃、建築和家具設計的獨到見解,從根本上改變了巴西利亞、倫敦、昌迪加爾和馬賽等城市。

透過攝影也能夠感受得到瑞士的影響力,這要歸功於瑞士攝影師 Robert Frank,他的作品囊括了許多美國有史以來最具標誌性的圖像。Frank 的著作《美國人》(The Americans)定義了美國持久的民族審美意識,這在很大程度上歸因於他作為瑞士人對於細節的關注,以及他敏銳捕捉畫面的雙眼。然而,毫無爭議地,沒有什麼比平面設計,尤其是無處不在的 Helvetica 字體更簡潔扼要地體現了瑞士藝術的全球影響力。Helvetica 字體充滿了「形式追隨功能」的哲學,該哲學提供了瑞士建築的基石,並擁有其他瑞士設計傑作的經典極簡主義和理性主義,因此,Helvetica 逐漸成為地球上最被廣泛使用且可立即被識別的字體之一。看來簡單的它,具有卓越的符號功能和力量。它以其簡潔的線條和無襯線的鮮明性,塑造了眾所熟知、塑造視覺文化的瑞士藝術價值。

瑞士視角之美

作為經典的瑞士品牌,La Prairie 深根其文化自瑞士的藝術遺產,秉承對尊重、保存和回饋於取之不盡的靈感源泉──瑞士的獨特之美──的承諾。為此,La Prairie 委託瑞士藝術家 Douglas Mandry 製作了一系列瑞士景觀圖像,突顯了瑞士自然之美及其固有的脆弱性。Mandry 的創作邀請觀眾觀看穿越瑞士自然的非線性敘事,往返於夢想與現實之間。該藝術品已通過 Artnet 進行拍賣,蘇黎世理工學院(ETH)基金會則為受益方。ETH 的冰川學系在冰川研究領域享譽國際,並因其在冰川學領域的傑出貢獻而獲得眾多科學獎項和榮譽的提名。它們在氣候研究、冰川學和環境保護領域的開創性工作,與 La Prairie 在保護和保存其原產地方面的最高承諾是一致的。

Light Beam Over Titlis,2020年,Douglas Mand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