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OIR-FAIRE

HOUSE OF WORTH 與高級訂製起源

以大膽與稀奇奠基,締造傳奇

時尚世界既複雜、具循環性、且千變萬化,影響力、指標性人物、瞬息萬變的品味與趨勢相互交織。然而,回溯數十年高級訂製的歷史脈絡,終將指向一位非凡具遠見的人物:想法大膽且獨具慧眼的他,為今日時尚界奠定基礎。

Charles Frederick Worth 有著「高級訂製之父」之稱,更是化時尚為產業以及藝術形式的始祖。透過創作、理念、嶄新的裁縫手法,Charles Frederick Worth 不僅塑造所處時代的形象,更為後繼的眾多設計師提供靈感。藉由從輝煌歷史汲取靈感,同時堅定展望自身產業未來,Worth 呈獻當下的浮華與美麗。透過此方式,Worth 在高級訂製界漾起漣漪,餘波盪漾至今日,持續影響並提醒我們的精品概念。

從卑微出身到高級訂製

1825 年,Charles Frederick Worth 出生於英國林肯郡的貧窮家庭,卻從小涉足時尚界。他的青年時光絕大多花在倫敦兩間布商擔任學徒。

不在工作室時,Worth 便流連於國家美術館,並深受油畫裡古代皇后與貴族女士身穿的美麗衣裳所迷惑,目不轉睛地注視許久。在偌大的美術館裡,Worth 不同凡響的風格與藝術見解逐漸成形,從斜裁長袍、精緻滾邊、前代精湛工藝,Worth 對細節的重視不僅造就自身未來,更在現代時尚界的形成過程中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

Worth 對創新想法的迫切渴望源於極欲擺脫英國工業革命下日漸普及的機械化,喚起過往藝術的貞潔純粹。中世紀化裝舞會曾一時風靡倫敦上流社會,浪漫主義與新古典主義在設計師養成的過程中蔚為風潮。達官顯貴的輝煌歷史結合上流社會日益浮華的需求,為 Worth 開創了一條康莊大道。一路上,Worth 作品化時尚為藝術,自然而然地,引領倫敦踏上帝國巴黎的星光大道。

Worth 20 歲抵達巴黎後,迅速取得 Gagelin 的工作機會,這家以紡織品為主的公司令 Worth 將學徒期間所學加以淬鍊琢磨。Gagelin 極富野心,渴望躋身上流,因此放權旗下工匠設立裁縫部門,延伸公司事業版圖。Worth 吸睛獨特的作品一推出便轟動全鎮;受歡迎程度令他的突創性長袍與其他創作一同於 1851 年英國萬國工業博覽會以及 1855 年巴黎世界博覽會上陳列展示。年輕的 Worth 一炮而紅,成為巴黎時尚圈的超級新星,爾後光芒不減,持續大放異彩。

Portrait of Empress Eugénie wearing a Worth dress,Jean Marius Fouque,繼 Franz Xaver Winterhalter 後。來源:©RMN-Grand Palais (musée d'Orsay) / Michel Urtado。
窺量身訂製的精髓
Portrait of Empress Eugénie wearing a Worth dress,Jean Marius Fouque,繼 Franz Xaver Winterhalter 後。來源:©RMN-Grand Palais (musée d'Orsay) / Michel Urtado。

1850 年代的巴黎正處於全新文化熱潮當中,致力振興王室,拿破崙三世甚至將這座城市加冕為歐洲全新思想與時尚的模範。拿破崙與皇后Eugenie結婚時,皇后獨樹一幟的時尚品味成為巴黎上流社會女性爭相模仿的榜樣。對奢侈品,尤其是華麗禮服的需求急劇攀升至新高。

1858 年,Worth 開設了個人店鋪,陳列作品並展現全新高級時裝訂製手法,而在皇后Eugenie開始定期造訪位於和平街的店面,並委託創作後,Worth 隨即聲名大噪。皇后蒞臨、旺盛人氣、優勢地位令 Worth 得以自由追隨直覺與熱情,一圓兒時坐在國家美術館長凳上所編織的夢想。

魅力四射的皇后Eugenie與皇宮貴族深受英國人愛戴,他們熱衷於在各大國家場合上展現心儀裁縫師的才華。宮廷社交舞會、杜樂麗宮私人招待會、隆尚宮的賽馬等活動,儼然是 19 世紀的時裝秀。巴黎上流社會女性身穿最新的高級訂製服,煞羨第二帝國人民與全世界目光。

Worth 奇特、華麗、精緻的設計大量借鑑了虛幻的歷史,然而他的廣大名氣與周遭呼聲卻是前所未見且名不虛傳。Worth 一方面致力滿足日漸浮誇的要求,另一方面則透過禮服設計、剪裁、製作條件一再挑戰創新。在 Worth 成為首屈一指的時尚設計師前,女性僅能挑選布料,無法自訂版型。然而在 Worth 眼中,所有曲線與身形皆為獨一無二,他重新審思先前世紀的設計特色,為現代設計畫龍點睛。透過實踐,Worth 的成品猶如訂製精髓的縮影。Worth 獨特的藝術表現能力以及對自身才華、想法、創造力的堅定信念,令高級訂製服的概念就此誕生。

創造力迴盪整個世紀

在任何標準下,真正的藝術始終源自於人,而 Worth 注定以源源不竭的想法定義產業,引領世界風潮。Worth 從不隨波逐流,而 House of Worth 便是最佳體現。前衛的展列室捨棄人體模型,反而採用真人模特兒來展現衣服,並可依據顧客獨特的身形或個人風格量身訂製。除此之外,Worth 為首位大玩季節性系列產品概念,以及思考如何將設計與想法打入國際市場的設計師。早在 1855 年,Worth 便迫切地將原創設計模型外銷至倫敦與歐洲各地,1860 年代時,紐約以及全球奢華百貨公司中皆有販售 Worth 作品。

Charles Worth 畢身奉行原創、大膽、創新三大核心原則。Worth 的設計是公認有史以來的大師之作。難以想像究竟歷經多少突破;秉持創新與啟發,藝術家優先考慮顧客異想天開的點子,令裁縫工藝與時尚首次能與高級藝術相提並論。Worth 不僅在作品中注入個人風格精髓,更開創先例,為服裝加上簽名標籤。儘管最初標籤印製在腰封內側,然而 Worth 響亮的名氣令女性在穿著他設計的衣服時,反轉腰封,讓標籤外露,成為量身訂製禮服的一大特徵。設計師標籤就此誕生。

第二帝國的繁榮、浮華、富足歲月終將落幕,而 Worth 也親眼目睹了帝國衰敗與巴黎皇室的消殞。然而,Charles Worth 所樹立的時尚典範令傳統裁縫永遠消失匿跡。如同所有偉大藝術運動所帶來的影響,時尚界徹底脫胎換骨,而對設計師別出心裁訂製產品的需求也有增無減。高級訂製的世代完全到來,Charles Worth 顛覆藝術形式的創作規矩,並在絲絨、蕾絲、絲綢交織的頁面譜寫全新準則。

標籤:Worth,巴黎和平街,1875 年。地點:美國費城,費城藝術博物館。來源:©The Philadelphia Museum of Art, Dist. RMN-Grand Palais / image Philadelphia Museum of 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