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

光與反射的科學

光亮的旅程

自古以來,光的行為(如反射、折射和傳播)總是令人著迷又難以捉摸。自古希臘以來,光線彷彿象徵著光亮和空靈,觸及每個角落,碰觸到水時又展現出獨特的優雅,這也是光最耀眼的時刻。讓人開拓眼界,突破想像。

光的反射,與時推移

以往對於光的本質和觀看的看法較偏向哲學性,多過於科學性的解釋,而且總是蘊藏著未知的奧秘。在西元前 500 年,恩培多克勒認為觀看行為取決於眼睛看出去的光線和被看見的物體所折射的光線。畢達哥拉斯也認為眼睛看出去的光線與被看見的物體所折射的光線交接而產生實相。經過數百年後,伊壁鳩魯碰巧發現光學的最初真相—光線照射到物體,經過反射後射入我們的眼睛,因此我們能看見物體。同時,歐幾里德的大作《光學》便將此概念精煉成早期的反射理論。他假設光是直線前進的,同時光照射到物體上會有反射的現象。日後他的部分論點被證實,即便如此,他還是相信人的眼睛會發射光線。

在數百年後的 1040 年,阿拉伯學者承接古代希臘人的知識,繼續研究光學,以解開光線與反射的奧秘。終於,Ibn al-Haytham(拉丁文:Alhazen)提出了現代視覺理論:人之所以能看到事物,是因為物體上的光線反射並進入眼睛,而不是由眼睛發射光線。他提出的視覺理論十分全面,且部分概念(比方說,光與顏色息息相關)深深影響日後的光學領域,直到 17 世紀。

在啟蒙時代,各種關於光的本質理論有如雨後春筍般湧現。其中兩個學派爭相較勁,試圖取得主流地位。一派為荷蘭數學家 Christian Huygens 所創立的光的波動說,另一派則是 Isaac Newton 提出的粒子假說。多數人都支持 Newton 的論點,白光是由多種顏色的光所組成。一直到 19 世紀,Newton 的微粒理論才被他人推翻。

水與光:永恆之舞

水能夠反射、折射和散發光線,進而產生耀眼的光芒。光遇到水面反射後,產生舞動的光影。當光線穿過水面時,會在水中產生折射,形成奇妙的景象。

光的反射定律是指光射到一個介面時,其入射光線與反射光線成相同角度。因此,光束射向平滑的表面後,仍會以相同角度射出。換句話說,平行光線射到光滑表面上時,會產生鏡面反射。如果入射光線發生彎曲或折射,反射光線會向各個方向發射,我們也因此能看清物體的全貌。但實際上,我們看到的是向四周發射的光所產生的散射光。簡單來說,表面越平滑,越能反射光線。例如,如鏡面般光滑的湖泊反射出白雪皚皚的山,這就是反射原理的最佳呈現。

另一方面,折射解釋了光的彎曲之謎。當光從一種透明介質(如空氣)射入另一種透明介質(如水)時,部分光線會反射,部分光線會在界面的地方,改變前進的方向,產生折射。折射定律(或稱作司乃耳定律)根據數學公式,推斷出光穿透不同介質時偏折的角度。無論是冰川湖、稜鏡或鑽石,光線都會產生折射。

光束的波長或顏色會導致抵達時間不同,這也是為什麼稜鏡可以將白光分解成不同的光譜,也是所謂的色散現象。同時也解釋了為什麼陽光射到空中的小水滴會造成色散並反射成彩虹。

捕捉光線

La Prairie 的光亮旅程始於瑞士蒙特勒,其獨特的光芒就像是水上的一首歌謠:由純淨的冰雪融化成最純粹的水源,流經瑞士高峰,吸取豐富的礦物質,一路匯入湖泊。在這趟緩緩流動的旅程中,光與水產生的奇妙變化,正是瑞士的獨特之處。光與水的反射交織出瑞士迷人的魅力,無論是在湖的表面散發光芒、湖面波光粼粼、或者是穿越湖面產生折射,具體呈現光與水的奧妙。

受到瑞士蒙特勒獨特光景的啟發,La Prairie 試圖透過鑽白魚子聚光系列探索光之科學,啟動讓肌膚發光的力量,如同藝術家努力在其作品中捕捉的力量。

在 2019 年,La Prairie 科學家解析鑽白聚光美學,指出肌膚光澤來自於顏色和反射。為了解開肌膚發亮的秘密,他們探究水如何影響光在臉上的反射,以便找出根源,打造閃閃動人的肌膚。

在 2022 年,全新推出的鑽白魚子時空聚光精露依照鑽白聚光美學打造新配方,透過三種功效打造發光肌膚。第一,增加肌膚保水度。第二,富含促進膠原蛋白生成的成分,讓肌膚更加潤彈和緊緻。最後,溫和去除角質,讓肌膚平滑有光澤。透過這三種功效,增加肌膚的透亮度,重返青春光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