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OIR-FAIRE

希望鑽石

原始、璀璨、永恆,令人嚮往

全球頂級珠寶中,僅有少數稱得上家喻戶曉。「希望鑽石」,又名Le Bijou du Roi或法蘭西之藍,可謂最廣為人知的珠寶。無瑕的 45.52 克拉寶石,見證遠古時代,於地函中淬鍊琢磨,從超乎想像的環境條件以及壓力中而生。「希望鑽石」重現大自然之美,歷經五個世紀的奇幻旅程,仍不失為當今世代最令人著迷的物件。

從地球深處至無邊世界

十億多年前,「希望鑽石」在印度金伯利岩層中形成,相傳於 17 世紀初期的某個時間點首見天日。1666 年,Jean-Baptiste Tavernier 收購了這顆重達 115 克拉的巨大寶,才讓「希望鑽石」正式於世人面前亮相。三角形狀的「希望鑽石」,刻製粗糙,其大小與獨特藍色,蘊藏著強大的發光潛力,寶石隨塔韋尼來到巴黎,即將踏上繁榮征途。

一抵巴黎,「法蘭西之藍」鑽石立即引起了皇家的注意。事實上,這顆無可匹敵的寶石與其他一千多顆鑽石一併售給了國王路易十四,並在切割成 67 克拉後鑲嵌於領針上。國王最後將鑽石嵌入黃金底座,製成典禮上配戴的項鍊。「希望鑽石」於皇室家族歷代傳承,並歷經多次修改。國王路易十五將寶石鑲飾於金羊毛勳章上的精緻吊墜上,而其孫子路易十六卻在逃離凡爾賽時,遭政府軍沒收寶石。「希望鑽石」銷聲匿跡了數年,於 1792 年倫敦再度現身,並由英國皇室國王喬治四世買下。

輾轉於私人之手,「希望鑽石」橫渡大西洋抵達新世界,並在華盛頓特區拍賣會上由買家得標。20 世紀初期,「希望鑽石」嵌於精美鑽石頭飾。最終,寶石經歷六十琢面精巧切割,並與鉑金項鍊結合,成為當今眾所皆知的「希望鑽石」,令人目不暇給。如此珍貴且足以撼動世界的珠寶,著實不應為私人擁有。最終,「希望鑽石」納入史密森尼美國藝術博物館永久收藏,由穿越故事與詛咒傳說圍繞在側,襯托其神話般的存在,持續迷惑好奇的凡人,激盪永垂千古的敬畏。

希望寶石於史密森尼美國藝術博物館展出。照片來源:Smithsonian Institution.
自然光彩,永恆收藏
「希望鑽石」為世界最大藍色鑽石,重達 45.52 克拉。照片來源:史密森尼學會 Chip Clark。

憑藉迷人獨特的色調與將光線玩弄於股掌的方式,著名的「希望鑽石」已令眾人如癡如醉。彩色鑽石因其稀有性、獨特性、魅力而倍受珍視,「希望鑽石」驚艷的藍色堪稱鑽石中最罕見且最受追捧的顏色,無疑也造就了其傳奇地位。

寶石與許多迷人物件與藝術作品一樣,其美麗與影響力部分取決於背景與搭配。絢麗鉑金無疑昇華並強化了「希望鑽石」的藍色調。無論先前與黃金的結合是否破壞了效果,若未經切割或鑲嵌,「希望鑽石」的真實色彩將難以察覺或想像。有趣的是,塔韋尼埃本人認為「希望鑽石」的原始色調並非藍色,而是一種「紫羅蘭色」,也許其所指的便是寶石在進行切割前所呈獻的色澤,最終卻在重複切割與鑲嵌過程中流失。

「希望鑽石」之謎

「希望鑽石」之美令人著迷,令寶石學家不禁好奇其化學組成與生成地質環境,因此「希望鑽石」在自身悠久而輝煌的歷史中,歷經多次檢驗、測試、分類。長久以來,藍色鑽石的成因奧妙難解,其謎樣的存在一直困惑著科學家。然而,隨著深究調查,寶石的神秘身世逐漸揭開,更在過程中推進了地質與自然科學領域的發展。

儘管並非首次徹底調查「希望鑽石」的化學組成與性質,史密森尼學會於 2010 年進行的突破性實驗至今仍令人雀躍。透過深入研究,專家首度成功辨識鑽石當中的元素。「希望鑽石」蘊藏致色元素 - 硼;綻放藍色光澤的成因。奇特的是,同項調查顯示寶石確實含有紫羅蘭色的致色跡證,儘管人類肉眼無法察覺,卻可能有助於提升寶石的獨特光澤與整體迷人色調,也印證了塔韋尼埃最初 beau violet 的猜測。

無論透過實驗室專業寶石學家的精準眼光,或是在寶石永久歸屬 - 博物館,接受萬眾矚目,「希望鑽石」都以自身原始之美、純潔光彩、永恆迷人,令世人驚嘆不已。儘管這顆獨一無二的寶石不斷加深人類對自然世界的瞭解,然而毫無疑問地,無論謎團解開了多少,「希望鑽石」的魅力將永不衰退。

Embracing Hope,海瑞.溫斯頓為慶祝「希望鑽石」50 周年而設計。
照片來源:Don Hurlbert, the Smithsonian Institution.
LA PRAIRIE 的原始璀璨
稀有鉑金系列

從瑞士阿爾卑斯山的高聳海拔到海底深處,從地球地殼之下到山川河岸,La Prairie 踏遍世界,尋找最珍貴的原料,實現對永恆美麗的追求。La Prairie 為原始璀璨與壯麗雄偉注入新生,以魚子鑽白魚子純金、不朽鉑金重新詮釋,為品牌豐富產品奠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