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

女性科學先鋒

開創先鋒與他們的貢獻

科學,其本質在於探求偉大的真理。在好奇心的驅使之下,以及在創新的推動之下,不斷加深對於知識的渴望,一個超越文化和性別的境界。長久以來,一群創新、大膽和具開創性格的女科學家們,透過其偉大發現塑造並成就了我們的文明,創造難以超越的價值。她們英勇,充滿決心,並拒絕向自身才華妥協,她們的勇氣向來足以與她們的傑出智慧相提並論。因著性別平等議題近來受到的重視、女科學家的努力以及支持這些女科學家的基金會,她們對於這個世界所做出的貢獻終於獲得了應有的認可。

好奇心的起源

以一門專業來看,科學是那些充滿無盡好奇心、聰明以及願意為世界和個人生活帶來真正改變的人所帶來的產物。因此,一直以來在科學界都能見到傑出的女性思想家和開創先鋒,她們許多人為她們所在領域的各方面真正做出改變。她們的貢獻可以追溯至遠古的埃及,據說 Merit Ptah 是第一位專業的婦產科醫生,奠定了最早的婦產醫學原理,並以她所挽救的以及她帶到世上的生命啟發了無數其他人。

儘管女性在促進科學的思想和發明方面一直發揮著重要作用,但是很明顯的,歷史未能擁護她們的重要性以彰顯她們的成就。一次又一次地,女性科學家的成就光芒被男性同行所遮蓋。直到21世紀,她們所創造的改變和創新而才開始收到讚譽。

在這些鮮為人知的英雌中,Rosalind Franklin 真正地開創先河,從而促使人們對於 DNA 進行了突破性的發現,並將她的一生都獻給了 DNA 的 X 射線繞射圖像的研究。然而,卻是她的男性同儕們獲得了 1962 年的諾貝爾醫學獎。 值得注意的是,這不只發生了一次,而是兩次,她在病毒分子結構方面的研究工作也令另一位男性團隊成員獲得了 1982 年的諾貝爾化學獎。Franklin 在這些事件中並不孤單,Mileva Maric-Einstein、Henrietta Swan Leavitt 和 Vera Cooper Rubin 等人也都有著類似的遭遇。

通往另一世界的燦爛之途

女性在科學領域中的前途看起來更為光明,並且根據預測,拜一股持續上升的趨勢所賜,科學、科技、工程和數學 (STEM) 中的性別鴻溝在未來幾十年將繼續縮小。這是許多因素造就的結果,包括近年來不少引人注目的科學成就都是出自傑出女性的帶領。

2019 年是見證女性在科學界的地位大躍進的一年,並以太空人 Christina Koch 和 Jessica Meir 進行的首次全女性太空行走,確立了代表性和突破性的成就。在科學探索這一最具挑戰性的領域中,為更多的女性在全球的太空計畫中鋪平前方的道路,這也清楚地傳達出一個事實:對於女性而言,代表著今日以及未來可達到的成就將不可限量。

近年來,已經出現了許多計畫和贊助方案,不僅向科學史上的偉大女性致敬,並且催生了新一代的女性科學先驅。The Royal Society Rosalind Franklin Award 自 2003 年以來一直為致力進行科學研究的女性提供財政援助,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UNESCO Women in Science 則計畫提供巨額贈款,以幫助那些希望進一步發展自己專業領域的女性。這些機構以及其他機構的支持一次又一次地證明,在科學、科技、工程和數學領域支持女性,提供她們所需援助,不僅對她們的工作和學習領域有益,也造福整體人類的文明。

講求平衡,激勵志向

今日,在科學界中,時代的變化以及大眾對於女性態度的轉變處處可見,尤其是對於歷史上的女性科學家。世界正做出巨大的改變,以向她們的成就致敬,過往的這些成就經常是在受到敵對與不寬容的情況下進行的,這些先驅的開拓精神,也啟發了所有人的好奇心,揭開更多偉大真理的面紗。

的確,在揭示和探索這類女性的無數故事並確保她們的遺世成就不再被歷史遺忘的過程中,存在著一種真正的公共利益和緊迫感。如 Hidden Figures 這一類的暢銷書籍反映了這種好奇心和尊重的精髓,使讀者聯想到具有勇氣和毅力的故事,這些故事對我們今日的生活方式產生了正面的影響。包括聯合國國際女性科學日在內的諸多文化活動,也鼓勵我們大家撥出時間來正視女性科學家的重要性,以及包容和鼓勵如何使我們每個人受益。

美國太空人 Sunita Williams,亦是在太空行走時間最長的女性記錄保持人,將激勵婦女和女孩進入科學領域視作自己的個人使命,以富有詩意且強而有力的宣稱告訴大家,太空世界裡的無窮無盡,是人類思維能力的唯一限制,而這無關乎性別。儘管諸多社會環境並不總是對這些女性有利,但現在和過去的科學界女性都在為了人類於知識和啟蒙上的發展而奮鬥。她們的處境也許尚未獲得絕對的平等,但很明顯的,歷史的曲線終將持續朝向她們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