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與建築

永恆的願景

捕捉永恆的藝術追尋

捕捉永恆的本質是藝術和建築的核心。它是所有創作靈感的根源,是整個歷史上藝術家和建築師畢生追求的目標。直到最終,美的本身極為其頂峰。正如哲學家 Amit Ray 所言:「美是時間消失的時刻。美,創造了永恆。」

一個新的時代

人們曾說,藝術家的作用是反映他們所在的時代。然而,藝術家所真正追求的,是創造出超越日常的事物。他們的願望並非短暫的。他們在人類和文化上的印記是永恆的。在上個世紀交替的時刻,偉大的藝術思想家脫離了現實的表現方式,並探索了抽象、超現實主義和立體主義等運動中想像力的可能性。在這些新的、尚未被探索的表達領域中,藝術家可以重新研究生活中重大問題的概念。超現實主義運動最著名的畫家 Salvador Dalí 絲毫沒有迴避永恆和超凡脫俗的想法。他如夢一般的畫作 Visions of Eternity(1936年),說的是那些被前景中的物體所點綴的無盡的、不確定的風景,並引用了他 1927 年的 Poem of Little Things。正如該作品被芝加哥藝術學院納為永久收藏而所描述的那樣,「⋯⋯幾乎沒有特色的風景的那種荒涼,使得構圖具有壓倒性的無盡感。」

從 Dalí 對形象的永恆想像中,我們轉向 Mark Rothko 將概念轉化為感覺的不可思議的能力。站在美國抽象畫家的一幅作品前面,就是要將自我臣服於時間和空間之前。作品有目的地融入生活,不同凡響,而且色彩如此豐富和深沉,令人驚嘆,它們僅由畫布、框架和漆料組成。Rothko 希望令他的觀眾彷彿置身於繪畫之中,並將他們帶到另一個境界,即現實的另一面。「必須在近距離首先遇到它們,以便使第一體驗成為現實。」他說:「大型圖畫就像是讓一個人直接參與一場戲劇。」

無標題,1967 年,Mark Rothko。由Lynton Gardiner所拍攝。© 2020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Art Resource/Scala,佛羅倫斯。© 1998 Kate Rothko Prizel & Christopher Rothko,2020年,ProLitteris,蘇黎世。
無限
The Infinite Crystal Universe,2018 年,©teamLab

Rothko 與觀眾的直接互動,意圖使他們感覺被置於畫中,這可被視為是 Yayoi Kusama 催眠作品的先驅。自 1960 年代以來,這位日本藝術家透過重複、鏡像、組合和視覺圖案打造了包覆性的環境。她鏡像化的「Infinity Rooms」也許是她對永恆概念感到痴迷的最好例證。Hirshhorn Associate 的策展人 Mika Yoshitake 這樣地描述了這位藝術家的 2018 年個展「Yayoi Kusama: Infinity Mirros」,「當參觀者探索展覽時,他們將不可避免地成為作品的一部分,挑戰他們對於獨立、時間和觀念的先入為主的觀念。」引人入勝的參與性空間營造出一種永無止境的幻覺,無限的光與美則使人眼花撩亂。

在現今當代藝術多媒體領域中,最知名的要屬藝術家團隊 TeamLab,它存在於藝術與科學的雙重影響力之中。這批創意人士透過巨大的技術和跨學科的藝術視野,探索了我們與周圍世界之間的關係。正如他們所描述的,「teamLab試圖超越這些界限,以我們對世界、自我與世界之間的關係以及時間連續性的認識。一切都存在於漫長、脆弱但宛如奇蹟般的,無邊界的生命連續性中。」他們引人入勝的裝置充滿了色彩、光線和靈性,改變了我們對永生的生命力的理解。

超越空間

建築的概念是永久性的。由物質構成的結構不能是短暫的。建築師在考慮形式和功能的宏偉可能的同時,也同樣關注建構兼顧實用性、風格和集體想像力上都持久的東西。Louis I. Kahn 的筆記本和素描中的「形式來自奇蹟……這個奇蹟帶來了知識」。這位建築師在 20 世紀定義了現代美國建築,將堅硬的材料與彎曲的平面巧妙地並置在一起,編排無盡與空靈交融的體驗。Kahn 將幾何圖形與自然元素,例如水,結合起來,使其靜止並與消失的地平線融為一體。

已故的當代建築師 Zaha Hadid 是用目光引領設計的大師,製作出螺旋、彎曲、線條感以及延伸到框架之外的線條,這是一種美味的感知技巧,為永恆提供了物理隱喻。在建築的世界創立一種全新的視覺語言,Hadid 曾說道,「過去我開始嘗試創造如孤立的珠寶一樣閃閃發光的建築;現在,我希望他們能夠連繫起來,形成一種新的景觀,與當代城市及其人民的生活融為一體。」她的最近建築作品 Art Museum of Changsha Meixihu International Culture & Art Centre(MICA),即為一個她所遺留下的例子,建築從地面拔地而起,一側被水包圍著,沒有拐角,直角或終點。

藝術家和設計師不僅僅提供對當下的反思,他們更敢於定義那些似乎沒有開始或結束的東西。無論是透過夢想、顏色、概念或是規模,富有創造力的頭腦都不斷地在追求超越時空的可能性,直到永恆,而這不僅僅是為了他們自己,更是為了全部的人類。

由 Zaha Hadid 所設計的 MICA。圖片版權 ©Virgile Simon Bert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