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ll

革命性的包豪斯艺术遗产

简约高雅、大胆创新:巴豪斯改变了我们的艺术与建筑世界。
2018-4-10

具有大胆的本质及革命性影响力的包豪斯运动改变了西方世界的艺术与建筑。

由德国魏玛建筑师瓦尔特·格罗皮乌斯于 1919 年在包豪斯艺术和建筑学校创立,包豪斯运动代表以活跃的新方式理解艺术与工业的关系。

通常简称包豪斯,该学校将创意和工业融合,想象一个创造艺术和物体的新范例。这种方式集中于简洁、功能性和极简主义的美学,平静的纯洁及无与伦比的流线型设计显得更为耀眼。

随着包豪斯的成立,设计不再比木工更受人尊敬,建筑不再被视为比绘画优越。相反的,所有行业都一样崇高。格罗皮乌斯通过这样的融合,将日常物体升级为设计品。

这种创意的融合是通过两个现有的学校(魏玛艺术学校和魏玛工艺学校)合并而成的。此运动在 20 世纪 20 年代后半期达到了巅峰。

在这个独特的学习中心,学生并没有坐下听课。他们参与称为 Werkstätten 的艺术工坊–,通过学习陶瓷制作和文字设计,鼓励他们以新视线看世界。

迁校至德绍

包豪斯的搬迁并非没有批评者。保守派在 1925 年的地方选举中获胜并断绝对学校的经济资助。因此,格罗皮乌斯将他的构想转移到德绍,创建了标志性的包豪斯建筑。学校在当时进入了一个激进的创意、创新及影响力的新阶段。

独具匠心的校舍设计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参观者必须环绕整个校舍的非对称结构以了解其三维特征及三个部分:一栋四层的工艺坊、一栋教室及连接这两栋楼的行政楼。

建筑师瓦尔特·格罗皮乌斯设计的德绍巴豪斯建筑。摄影师:Glenn Garriock

格罗皮乌斯将一群著名的艺术家聚集在这座新的建筑。约瑟夫·阿伯斯、安妮·亚伯斯、玛丽安娜·布兰德、马塞尔·布劳耶、瓦西里·康定斯基、保罗·克利、拉士罗·摩荷里·那基及奥斯卡·史雷梅尔都曾是学校教师或学生团体的成员,– 或两者都是。

另一位当代设计界的先锋派,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继承了巴豪斯学校,从 1930 年至 1933 年期间成为该校的校长,直到学校关闭为止。

建筑师瓦尔特·格罗皮乌斯设计的德绍巴豪斯工作坊。摄影师:Shannon McPherron

巴豪斯运动的崛起

为了了解包豪斯为何与当时的规范如此惊人地不同 – 及为何它仍继续塑造当今的视觉世界 – 我们必须审查当时的社会条件。

格罗皮乌斯在构想巴豪斯的当时,他认为工业已变得没有灵魂。与艺术和设计的灵感和视野相反,工业以分裂的机械式生产物品,完全缺乏激情和喜悦。

因此,艺术与工艺的结合成为了备受欢迎的解药,成为了趋向普及化的华丽艺术装饰。

位于德绍的巴豪斯建筑,工作坊阳台,1925/1926 年。摄影师:Lucia Moholy,柏林包豪斯档案馆,© 2018 年,苏黎世 ProLitteris

虽然学校的开放时间不长,但其遗产继续在设计界中发扬。La Prairie 从包豪斯获取灵感,将干净的几何美学融入包装设计,纸盒内的鱼子精华罐子的简约线条显而易见。然而,最重要的是,包豪斯致力于卓越成就,其追求创新及打破常规的精神仍然是当今 La Prairie 的灵感之源。

建筑,艺术,包豪斯,设计,德绍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