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OIR-FAIRE

低調的瑞士奢華

瑞士非凡精湛工藝的精粹

奢華的力量不僅在於其奪目光彩,還在其追尋過程中創造的獨特魔力。如何體驗奢華取決於其如何轉型— 將幾百年的精湛技藝變成有形的美,將基礎原料變成極致的藝術品。追求奢華就是尋求一種超越,無論是由大師級的手工藝中得以體會、抑或由豐富的美學經驗獲得。這是一項承諾,要求承擔者在古老的傳統與不斷發展的現代品味之間,做出微妙的平衡。

瑞士,風光明媚的田園詩

不同文化以不同方式看待奢華,並套用於自身的價值及品味中。瑞士的做法表現出截然不同的判斷方式,與其他歐洲夥伴的華麗手法不同。這可說是瑞士的最大亮點。瑞士的奢華是悠久的工藝與精湛傳統的認證,在不同範疇的著名品牌中得以體現,並由卓越的聲譽緊密連結起來。

從寧靜澄明的湖泊、到色彩斑斕的鬱蔥山巒、再到壯麗挺拔的山峰,瑞士的景觀充滿了戲劇化的對比;然而,瑞士的社會、政治和經濟卻瀰漫著安定感。儘管文化可以塑造一個地方,然而瑞士的風光卻反過來定義文化,自然而然地讓人遠離匆忙或傲慢的態度。於是,瑞士人與生俱來地繼承了對低調質量,和對專注細節的敬仰。事實證明,由此產生的可靠性為更遠大、甚或更高尚的追求目標提供了豐厚基礎。毋須為榨取天然資源而引起衝突,瑞士從容自在,全情投入在將精湛技藝轉型及完善的安全過程及專注態度。因此,難怪「瑞士製造」會被視為卓越品質和藝術性的代名詞及保證。

鐘錶學與珠寶:瑞士精湛技藝的明證

今天,象徵瑞士品質的製錶和珠寶品牌印證了瑞士對精湛工藝的熱愛。在其他地方,追求完美的動力可能僅僅是因為競爭導致。然而對瑞士的工匠而言,這卻是本能,是既定的心態和傳統使然,其源頭可以追溯到 16 世紀中葉。

1541 年,隨著禁止佩戴飾品禁令生效,瑞士的金匠和珠寶師將他們的天賦轉移至一個類近的藝術形式:製錶業。腕錶的實用價值,為這些巧手的工匠提供了合法的磨練機會。他們迎接挑戰,將這些挑戰視為命運。僅僅 20 年之後,即 1601 年,他們成立了日內瓦製錶師協會,世上首個此類型協會。傳統以來製錶業重視的機械微細精準度,促成了不容有失的紀律和對細節刻苦用功的專注;為之後的 500 多年,奠定了瑞士工藝的標誌。

今天,瑞士鐘錶已成為融合美麗與實用的華麗典範。欣賞瑞士鐘錶所具有的精準機械的同時,必然令人想起其前身— 珠寶製作。它既珍貴又複雜、優雅又創新,是專注和投入的象徵,更是熱情的體現。其歷史傳承源自對過度裝飾的迴避,是以經常展現低調及謹慎的設計,將非凡又複雜的精準機械隱藏起來。

臻極款待的土地

瑞士著重品質、勤奮和重視細節的文化,儼然成為國家的標誌,並貫穿整個社會以及各行各業。因此,瑞士為全球設定待客標準可說非常恰當,其服務水平更是世界頂尖酒店經營者的垂範。

瑞士編排高級旅遊體驗的眼光,與 Belle Époque 有著密切關係。這是名副其實的歐洲黃金時代,帶來了全新的旅遊視野,旨在以前所未見的舒適感及便利設施,突出瑞士璀璨的自然風光。人們希望從現代生活壓力中釋放,追尋終極避難所,於是,宏偉的宮殿式酒店、純樸天然的滑雪場以及一覽無遺的阿爾卑斯山景,立即吸引了富裕的旅客。很快,瑞士就成為了歐洲主要的旅遊勝地,吸引精英階層、影星、皇室成員及各行業大亨前來遊玩。

瑞士的款待精神與瑞士其他領域的許多方面都吻合。謹慎而複雜的取向是其標誌,並以對細節的高度關注為基礎。這是聞名不如見面的奢華體驗,親身體會後,隱藏在後面的謹慎態度就會顯露出來。

不過,這種專屬的款待方法不會偶然傳承下來。因此,瑞士採用了周詳的方法去傳遞這種技巧和教養:一系列酒店管理學校,同時採用體驗式教學及應用理論。今天,瑞士每年都會接待來自世界各地的數千名酒店管理學生,他們都尋求體現瑞士嚴謹、精準、及時的服務和謹慎的傳統——達到極致體驗的黃金準則。

瑞士的美感

位於瑞士萊芒湖畔的 Clinique La Prairie,為了一個目標而創立:提供激活嫩顏方案。畢業於蘇黎世大學的 Paul Niehans 醫生深信科學是解開永恆青春的關鍵。經過多年的研究,他於 1931 年在 Clinique La Prairie 取得突破,發展細胞治療,而且成果驚人。

La Prairie 忠於瑞士。瑞士的清寧、靜謐;頭上無垠的藍天、清溪山澗旁冒出的怪石,在歷代藝術家心中種下種子,並發芽長成大量奇葩傑作。La Prairie 創造了世上最尊貴、最創新、最夢寐以求的護膚品;精緻、純淨、技藝卓越。這就是瑞士的奢華;這就是 La Prai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