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與建築

和諧與建築

設計與所在環境對話的空間

建築的成功,取決於建築師如何在美學、物料、室內及戶外實現完美的和諧。耐看的結構既能感動人,又能在時間和地點上讓人輕鬆自在。要掌握這種平衡,必須與大自然及基本形式對話。認識我們的責任,設計中真正的和諧不僅是與大自然對話,更要對它有永續的好處。

回應大自然

建築的本質是回應所在地。呼應四周環境,尤其是自然環境,並非等同必須藏匿起來,它需要的,是和諧。

Frank Lloyd Wright 的 Fallingwater 是賓夕法尼亞州的一座私人住宅,獲譽為「有機建築」的完美示範。雖然完全融合在鬱鬱蔥蔥的景觀裡,在不同的季節風景下,建築的外形竟又令人難以置信地具現代感。Wright 影響了重要的現代建築運動之一:Bauhaus 學派。基於功能先於形式,以及強調真實材料的原則,一些能夠滿足選址需求,同時致力於簡潔洗鍊結構的當代建築師漸漸湧現。平衡的比例及基本的幾何形狀是容易與大自然對話的純淨特質,在這時開始漸受青睞。

在當代建築中,這些理念被推展得更遠。我們想見Mario Botta ’s 在瑞士阿羅薩 Tschuggen Grand Hotel 創作的 Berg Oase,從阿爾卑斯山升起。

Mario Botta 在 Tschuggen Grand Hotel 創作的 Berg Oase。圖片來源 Tschuggen Grand Hotel。
尊重環境
Renzo Piano 設計的 Fondation Beyeler 大樓。Mark Niedermann 攝。

在大自然中尋找和諧,同時意味著考慮建築物對所在環境的影響。在當代,我們發現 1960 年代可持續設計的早期例子,是環保運動的一個分支,到了 1970 年代演變成能源危機。由於 Norman Foster、Thom Mayne 和 Renzo Piano 等知名建築師的作品,這個理念在 2000 年代初期吸引了更多人的目光。今天,綠色、低環境影響的方向是大多數當代建築師的標準,委託他們的客戶也擁有相同期望。

德國設計師 Rolf Disch 將現代主義原則與太陽能結合,在德國西南部設計了傑作 Heliotrope,以依據日照開花及移動的植物命名。Studio Gang 的 Jeanne Gang 使用的概念,同樣與元素呼應。在芝加哥的 Aqua 大樓,她雕刻了建築的正立面,引導由密歇根湖吹來的強風轉向,使這座城市的新地標摩天大樓不會因惡劣氣候而搖擺不定。

對這些建築師及設計師而言,最好的設計不僅應該採用最佳的可持續方法,還應該激發進出此地的人們尊重環境。最終,大眾都能在家享受與大自然和諧共處的生活。

掌握和諧

建築及設計的和諧經由 Bauhaus 徹底探索及掌握——這一運動遵循形式及功能、情感及理性、藝術及科學的和諧原則。

受到 Bauhaus 的啟發,La Prairie 致力追尋年輕的和諧、一種轉瞬即逝的和諧美。這項科研探索以發現肌膚韌帶——肌膚垂直組織這個究破而達到頂峰。肌膚韌帶與組成面部和諧的基本要素有直接關係,尚未有護膚品針對這部份。為了實現年輕的和諧,La Prairie 創作了一種嶄新的突破性成分:Caviar Infinite;匯聚並掌握了三十五年的Caviar魚子科研成果。

Caviar Infinite 是魚子精華平衡修復露的獨家成分,採用微液體技術製成。

遵循 Bauhaus 運動的原則,魚子精華平衡修復露的包裝設計具形式及功能的動態二元性。鈷藍色玻璃外瓶盛載著強效配方,瓶身上的折射展現出和諧感。

魚子精華平衡修復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