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OIR-FAIRE

寶珀 ─ 高級製錶業始祖

創新是SAVOIR-FAIRE的核心

惟獨是人類才一直致力量度和記錄時間旅程。 自從我們的遠古祖先發現了同一天中,影子有長有短的變化,我們便試圖量化時間的走動,在特定的位置懸掛起巨大的石頭圓圈,以框定年月日的「至」和「分點」,這亦成為了早期的蠟燭時鐘的計時原理。日晷導致了鐘擺的影子出現不同尺寸和形狀,其精確原理又啟發了機械鐘錶、石英手錶和今天的數碼顯示。

自1735年以來,瑞士鐘錶公司寶珀便致力提升腕錶的卓越品質,而作為世界上最古老的製錶品牌,它不斷在世界各地汲取名錶收藏家的豐富思維。兩個多世紀以來,寶珀清楚展示了創新和傳統可以並駕齊驅,締造定義 ─ 再重新定義 ─ 凝聚製錶業成為一個整體。寶珀一直堅持人手製作,訂製和製作模式,因此不會生產石英或數碼錶類。儘管如此,亦有賴這些堅持,寶珀仍然是製錶業的先驅,並繼續樹立各種製錶標準,作為業界的典範。

一個傳奇的誕生

寶珀的起源是樸實卑微的。公司的創始人Jehan-Jacques Blancpain本是一位教師,出身於瑞士維勒雷市的一個農民家庭,他對電子有濃厚興趣,因而引起了他製作腕錶的激情。18世紀初,他將自己農舍的上層改裝成製錶工作室,開始製作機械腕錶,而他家飼養的馬,牛和其他牲畜就在樓下嘶叫。

在1735年,Jehan-Jacques Blancpain在維勒雷市官方產業註冊處註冊為製錶工匠。自那天起,他的腕錶品牌可算正式成立了。在他的妻子和兒子以撒的協助下,Jehan-Jacques開始為當地買家和商旅生產腕錶,而他定下力爭上游的奮鬥目標則持續數代。在當時來說,情況未許樂觀,因而錶類易被淘汰,寶珀家族亦未有為自家品牌製作的手錶註冊專利。

從那些最早期的日子裡,他就在大捆大捆的稻草包和農場設備之間修補懷錶元件,他在製作腕錶的堅持,建立了難以取代的聲譽,至今未減。寶珀被認定為實至名歸的先驅,不斷將經典與前瞻融合。寶珀的Villeret系列,展示了高級製錶傳統,及與時並進的款式和精湛製錶工藝,在產品中都體現了「寶珀精神」。

寶珀的成立,建基於堅持激情、精湛工藝和高瞻遠矚的大原則。 因此,Jehan-Jacques Blancpain能夠奠定基礎,並且為製錶業帶來了好些重大革新。

時間運行方程式 ─ 是高級製錶歷史上最奇妙的精密概念。Villeret系列其中一款。圖片來源:©Blancpain.
準確‧精密‧流動的時間
寶珀早在18世紀初期已掌握了製錶藝術。圖片來源:寶珀。

1815年,寶珀由Frédéric-Louis Blacpain執掌帥印,他是Jehan-Jacques的曾孫。Frédéric-Louis富有遠見和進取心,他帶領寶珀的小規模手製工作坊進入現代化及工業化的製錶生產模式,引入全新的機器、生產程序和方式。Frédéric-Louis勇於創新的精神,又適應時代需求,於是研發了「超平面運行」,製作出寶珀Lpine-style袋錶系列。「超平面運行」製作出外形更薄,更優雅的錶類,並將錶類製作的準確精密提升至前所未有的高水平,Frédéric-Louis研發的「超平面運行」開拓的製錶新領域,至今仍是各製錶商的核心製錶技術。

正如19世紀時,寶珀造就了許多影響深遠的驚人創舉,為後世所依循。1926年,Frédéric-Emile Blancpain,和他信賴的協作經理Betty Fiechter,夥拍英國製錶商John Harwood,研發出首款專自動上鏈腕錶,設計用了厚實的繞動轉輪以及轉動外框,而不是傳統上蓋,要整個拆下來。這是一次優美的協作,同時為製錶業帶來重大革新,成為日後的自動上鏈腕錶的製作藍圖。

Frédéric-Emile意外去世之後,寶珀由Betty Fiechter及Frédéric的銷售總監André Léal繼續掌舵。新掌舵人更重視寶珀家族傳統的重要性,並強烈堅持維護寶珀家族信譽可靠的精神和爐火純青的製錶技術,同時結合不斷創新,這一切都成為了寶珀製錶的強大動力。

1953年,隨著Fifty Fathoms面世,寶珀的堅持取得重大成果,這是世界上第一款先進的潛水錶;接著便是1956年推出的全世界最小的圓形腕表 ─ 寶珀Ladybird;這兩款腕錶是當時公認的兩個重大成就。在50年代後期,寶珀製錶的步伐並沒有慢下來,在突破創新方面,一直少不了「打破紀錄」及「領導業界」的時刻。

寶珀的經營哲學是尊重傳統,繼往開來,精進製錶工藝,在寶珀的發展歷史中,時刻都居於家傳戶曉的高水平。2008年,寶珀的一分鐘同軸卡羅素腕錶再度風行,旋即影響業界,並成為收藏家的心頭好。這款一個世紀以,曾經因設計太過複雜而被進取的製錶匠唾棄的腕錶,卻因寶珀爐火純青的製錶工藝而將它的精密準確重現人前,並標誌為抗拒地球的萬有引力之作。

創新的製錶手工藝技術

寶珀之所以比其他優秀的製錶工匠更勝一籌,因為它可以將精緻又優美的設計與精密準確及創新完美結合,在錶類並不常見,而Fifty Fathoms潛水錶,便是個中的表表者,在深海世界無懼不知領域,繼續發揮穩定功能,因而成為專業潛水員、科學探險家,海底攝影師的不二之選,甚至世界上一些海軍部隊,執行任務或探索及保護海洋生態時,都要佩戴的可靠腕錶。

Fifty Fathroms腕錶的性能表現超乎Jean-Jacques Fiechter的想像, Fiechter是寶珀於1950-1980年的掌舵人。他有兩大激情:優質腕錶製造,和探索未知的海底珍奇。

Fifty Fathoms是特別為針對專業用途而設計:單向旋轉外殼、清晰的時間顯示、深色旋鈕對比白色熒光指數,清昕顯示時間,雙重密封上下蓋,加強防水效能,自動運作、不會受磁場干擾。這些強大功能乃是寶珀與兩位法國海軍潛水隊創辦人,Robert “Bob” Maloubier隊長及Claude Riffaud上尉的協作成果。所以Fifty Fathoms特別適合法國及美國的海軍部隊執行任務時配戴。亦有賴與世界級潛水員的長期協作,往後的Fifty Fathoms款式已適合配戴深海千米之下。

經典的Fifty Fathoms Bathyscaphe Chronograph。圖片提供:©Blancpain.
創作的激情
創新的“1735” Grande Complication。圖片提供:©Blancpain.

另外一款經典的寶珀瑰寶,在Fifty Fathoms面世後40年推出,向傳統致敬又不失創意,便是1991年推出的“1735” Grande Complication,最精準的自動上鏈腕錶動。寶珀腕錶令人印象深深刻的傑作確是多不勝數,還包括了一個一分鐘陀輪調節器、令人驚歎的月相萬年曆,分鐘自鳴報時器、返馳式計時碼表,以及更多。它的準確性、視野範圍以及對細節的專注,體現的設計和技術幾近鬼斧神工,尤其在舊日的年代,那些腕錶完全是出於同一工匠之手,因此製作經年。

Robert Burns在Tam o’Shanter一書曾經說過:「沒有人能留住時間或潮汐。」的確,寶珀及其創意無限的腕錶展示了藝術、工藝,及精密準確的追求,卻只能將不可能實現的目標推前些許。傳統與創新,並非南轅北轍,好像月下的潮水漲退,可迸發出經典創意,又像藏身深處的珍珠,難掩光芒。

5.寶珀腕錶的品質、美麗和尊貴,讓它在幾個世紀中屹立不倒。創新以及savoir-faire是寶珀精湛工藝的核心,加上尊重傳統,繼往開來,成就了寶珀成為永恆經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