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OIR-FAIRE

Worth之家 ─ 高級訂製服之始祖

由「自由搭配」又「搭配獨特」而成就的傳奇

時裝界是錯綜複雜、循環不息又變化多端的,當中具備了引起迴響的精心配搭、偶像級的人物、不斷變化的品味和時尚潮流。 然而,要深入瞭解高級訂製服的歷史脈絡,便要追溯至幾十年前,那位特立獨行、思想前衛的人物:他色彩繽紛的構思和獨到的眼光,為今日的時裝界奠定了典範。

Charles Frekerick Worth被尊稱為高級訂製服之父,也是帶領服裝成為行業和藝術的始祖人物。 通過他的豐富創意、概念和嶄新的剪裁技術,Charles Frekerick Worth為成功開拓了具個人風格的新時代、並為眾多輩出的設計師提供創作靈感。Worth從往日的光輝歲月中汲取靈感,同時亦堅定地把目光投向了行業的未來,他的服裝明朗地展現了當代之美和華麗風格。他創造的一切在高級訂製服界影響至今,並且會隨著時代發展而持續影響我們的奢華概念。

從卑微的草根階層至高級訂製服之父

Charles Frekerick Worth於1825年出生於英國林肯郡一個赤貧家庭,他年輕時便涉足時裝界,大部分的年輕歲月都在倫敦兩個紡織品經銷商當學徒。

他下班後會去國家美術館,花上好幾小時凝那些珍貴的展品,往往被油畫中的歷史人物,皇后和貴族仕女身上的華麗禮服鎖緊目光。在這些展覽廳中,Worth無與倫比的時尚和藝術觸角開始萌芽,正是那些往昔年代的蓬蓬裙禮服、精緻的花邊和藝術傑作,使他逐漸注重捕捉細節,這亦清晰地顯示了他的未來路向:他會成為時裝界舉足輕重的人物。

他對新意念有無法滿足的渴求,又在藝術境界的熾熱中重新找到往日的純淨,並且解脫了從英國工業革命而變得機械化的模式。中世紀時期,化妝舞會風靡了倫敦的上流社會,而浪漫主義和新古典主義則在設計師的發展年代形成時尚。Worth的風格,不但融合了那黃金歲月的璀璨和上流社會日益追求的炫耀奢華,更是帶領了潮流。他將時裝的水平提升成為公認的藝術品,並順理成章地將他的時裝由倫敦帶到巴黎帝國的繁華街道。

Worth 20歲時抵達巴黎,很快就在一家大型紡織品公司Gagelin找到了工作,他在Gagelin精進了自己在學徒期間所學到的東西。作為一間雄心勃勃地打入上流社會的公司,Gagelin允許年輕的工匠成立一個裁縫部門以拓展業務。沒多久,Worth的獨特又引人注目的作品成為了城中熱話;因此他那開拓新時尚的禮服,連同其他作品,在1851年的倫敦大展覽和1855年的巴黎博覽會上展出。這些的優勢迅速讓年輕的Worth在巴黎的時尚圈打出名堂,當然,他的閃爍星光不止於此。

歐仁妮皇后畫像,身穿Worth設計的裙裝,讓·馬呂斯·福克畫像,弗朗茲·克薩韋爾·溫德爾哈爾特。照片來源: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Orsay) / Michel Urtado.
鑒賞訂製服的精髓
歐仁妮皇后畫像,身穿Worth設計的裙裝,讓·馬呂斯·福克 繪畫,弗朗茲·克薩韋爾·溫德爾哈爾特。照片來源: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Orsay) / Michel Urtado.

1850年代,巴黎是一個洋溢嶄新文化活力的城市,由皇室帶領復興,拿破崙三世將巴黎規劃成展示新歐洲思想和時尚的典範。當拿破崙與歐仁妮皇后大婚時,她優雅時尚的裝扮成為巴黎上流社會名媛爭相仿效的指標。當時人們對奢侈品的追捧,特別是奢華服裝,飆升至令人目眩的新高度。

1858年,Worth開設了自己的時裝店,展示他的設計作品和他對高級時裝的新方向,自從歐仁妮皇后定期穿梭於Worth在和平路的時裝店,並給予工作通行證,他便聲名鵲起。皇后親臨光顧令Worth的人氣爆發,這種特權地位容許他無拘無束地發揮自己的率性和激情,並實現了自己坐在國家美術館觀賞長椅上的夢想。

帶出魅力的核心,歐仁妮皇后和她的皇室貴族都深深地被這個英國人迷住了,她們在各個國賓級宴會中,熱切地炫耀那個得寵新裁縫的才華。而19世紀的皇室社交舞會、杜樂麗宮私人招待會和瓏驤賽馬活動都成為了相當於今日的時裝表演場合;那些上流社會的巴黎名媛展示最新款的高級訂製服,往往令當時的第二帝國及其他國家的重要人物傾倒。

雖然Worth超越常規、華麗、點綴精緻裝飾的設計,從幾近超現實的層面得以廣泛發揮,但擁抱著他的聲譽和無限激情卻是建立在他前所未見的全新風格上。他一方面盡心盡力地滿足顧客日益奢華的時尚要求,另一方面,他開創先河,口述出他設計、度身及縫製的裙裝細節。而在Worth成為出類拔萃的設計師之前,女士們的服裝會按照現成的圖樣裁製,但她們可以選擇面料。對Worth來說,服裝應切合各人獨特的身形和體態,並重新探索前幾個世紀的設計特質,以促進現代設計的全面發展。Worth的服裝可說是訂製服的集大成者,通過他獨一無二的藝術表達、以及對天賦、理想、創意都堅持不動搖的信念,這便成就了高級訂製服的專有概念。

獨特創意帶來劃時代的迴響

真正的藝術,無論任何範疇,甚少在隨波逐流中形成。Worth注定要為時裝業畫出清晰理念的無休止值勤擔任領導。他永遠實踐自己的工作法則,Worth之家在很多方面都拿下「第一」。第一位以真人表演時裝,而不是利用人體模型,真人表演更能突出度身訂製服切合顧客的獨特體形和個人風格。此外,在Worth之前,沒有人提出季節性服裝系列的概念,亦沒有人將個人設計及理念真真正正地帶到國際市場。而Worth則有熱切追求,早於1855年,他將自己的原創服裝出口到倫敦和歐洲其他地方;於1860年代,他的服裝更遠銷至紐約等地最高級的百貨公司。

原創、大膽又創新是Worth致力的核心原則,他的設計一面世,便隨即被公認為設計師的傑作。要想像得出設計怎樣前無來者實在不容易,不過,Worth的服裝卻成為「第一次」,將縫紉工藝及時尚提升至高級藝術品的水平 ,通過創作、靈感,及藝術家憑藉觸角在忽發奇想或顧客的主觀意願之間的取捨而成。而在自己的服裝上加上蓋章不僅是象徵意義,Worth是第一個在自己的服裝上加上品牌標籤的設計師,標籤原本是綉在腰帶內裡,但是他的盛名卻讓身穿Worth訂製服的女士將腰帶綉有標籤的一面外露,於是展示標籤便成為突顯Worth訂製服的重要特徵。設計師標籤,從字面意義來說,便正式誕生了。

第二帝國的繁榮,奢華和富庶的歲月確實不持久,而Worth在當地生活的日子卻足以看到第二帝國的崩潰和巴黎皇室的消失。然而,由於Worth帶出夢幻般的時尚新風範,傳統裁縫的年代便隨之而永遠消失了。每次當一個偉大的藝術思潮曙光初露時,時裝界便會翻天覆地,而對訂製服的需求則不會動搖,乃取決具有獨特風格的藝術家的雙手之中。高級訂制服真正出現了,這種藝術形式的面世,讓Worth毀棄了業界的常規法則,並為選用天鵝絨、蕾絲和絲綢寫下新的篇章。

指示牌:Worth,7,和平路,巴黎於1875。位置:美國費城,費城藝術博物館。RMN-Grand Palais (muse d'Orsay) / Michel Urtado.照片來源: ©The Philadelphia Museum of Art, Dist. RMN-Grand Palais / image Philadelphia Museum of 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