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OIR-FAIRE

和諧之源

追溯和諧的意義,從古典主義到現代主義。

和諧的定義為「令人愉悅的不同組合」——無論是旋律中的音符、平行的敘述,或是構圖和色彩的視覺順序。和諧這個概念可以追溯到 Pythagoras,他是首位將數字視為可聯繫宇宙的數學家。當然,在數學中,所有計算都必須協調。和諧的字源「harmos」意味加入、連接及組合在一起。這就是為何在希臘神話中,Harmonia 是和諧與和睦的女神——因為和諧就是和平、安定、平靜。

和諧之根本

當我們想到和諧時,腦海中會浮現出交響樂章,一組同時演奏的音符或和弦。雖然 Pythagorean 調音系統的出現要歸功於公元前 4 世紀的 Pythagoras,但許多其他數學家、物理學家和哲學家都對和聲的研究作出貢獻,例如 Aristotle、Plato、Ptolemy 及 Euclid。

到了 12 世紀,拉丁語及希臘語「harmonia」被理解為「聲音的一致」。而在 14 世紀後期,古法語中的名詞「harmonie」被翻譯成「悅耳的音調組合」。

法國作曲家 Jean-Philippe Rameau (1683-1764),於 1722 年出版了《Traité de l’harmonie》;至今仍然是有關調性及和聲語言的最重要著作之一。Rameau 透過科學去解釋這種音樂現象的本質,建立了音調音樂原理與聲音及聲學物理學之間的關係。

音樂理論家仍在研究和聲的概念,探究為何某些聲音能令所有年齡層都覺得悅耳。事實上,研究證明嬰兒能夠辨別和聲。從巴赫到貝多芬,從勃拉姆斯到馬勒,一直到爵士樂、福音及當代流行音樂,這種和諧的音調貫穿整個音樂經典歷史——跨越風格及年代。

Jean-Philippe Rameau 的《Traité de l’harmonie》封面,1722 年。
和諧之夢
Paul Klee,「Motion of a Landscape」,1914 年, Los Angeles County Museum of Art (LACMA),Janice 及 Henri Lazarof 送贈,©2021 年 Digital Image Museum Associates/LACMA/Art Resource NY/Scala,Florence。

我們在音樂中發現的美,正是現代在建築及藝術中所追求的和諧。我們的身體天生就與和諧的聲音互相協調,同樣地,視覺及感覺也有這種協調能力。我們渴望被這種東西包圍——去刺激我們、讓我們依靠、讓我們放鬆。

設計和諧的早期建築例子之一,是雅典的帕特農神廟。它展示了如何在自然裡解釋理想的數學,同時標誌著比以往的紀念性建築更具活力的設計。這楝建築結合了完美的比例及對風格的欣賞,遵循 9:4 的長寬比——即古典建築的標誌。

現代建築學更進一步地演繹這種完美比例。移除裝飾,坦露平面、線條簡潔、不對稱的平衡、簡單的幾何形狀,及未經修飾的,甚至是原始的物料。這些都是 20 世紀早期 Bauhaus 運動的核心原則,例如 Ludwig Mies van der Rohe 及 Marcel Breuer 的設計,他們並繼續影響像 Philip Johnson 這樣的設計師。

這些想法不僅限於設計,同時也適用於藝術。當然,背景與前景、主體與遠景之間的平衡構圖,一直是藝術家最關注的基本問題。抽象,卻能讓藝術家在不受表現形式的限制下,研究和諧的原則。藝術家同時減少對物料及範圍的執著——無論是黑色、白色,還是原色如紅黃藍。Piet Mondrian、Josef Albers、Wassily Kandinsky 及 Paul Klee 在圖像中追尋和諧,甚至避開明顯的對稱選擇,以探究平衡的極限及界限。

眾所周知,Mondrian 在他的工作室裡只亮起微弱燈光,瞇著眼睛看畫布,幾乎處於冥想狀態。看一件作品,如果有一種黃昏時凝視大海或森林的感覺,那就是成功了。這些現代藝術大師相信,當他們追求畫布上的和諧時,將到達美的本質、核心和最真實之處。

追尋和諧之美

和諧:內化於自然,是不同元素的融和,分離但匯合。自古以來,藝術家都在追尋和諧之美,尋求創造動態平衡,讓整合的美態不比局部弱。然而,縱然追求和諧者眾,唯實現者卻很少。

La Prairie 的科學家致力追尋年輕的和諧、一種轉瞬即逝的和諧美。這項科研探索以發現肌膚韌帶——肌膚垂直組織這個究破而達到頂峰。肌膚韌帶與組成面部和諧的基本要素有直接關係,而且尚未有護膚品針對這問題。

多年的科研淬鍊成就了嶄新的魚子精華成分:Caviar Infinite,是魚子精華 成分的最理想組合,添加了高性能有效成分,有效協助明顯強化及重新縝密肌膚。

全新的魚子精華平衡修復露傾注了 Caviar Infinite,開啟了提升及緊緻科研的嶄新篇章。青春的和諧之美從此被掌握。